图文共赏小说网>修真>女侠请留步 > 美艳女侠劫来可怜老大夫,落水少年竟是位俏郎君
    红枫山庄自然是有好大夫的,一把年纪的老孙在元宵这天本想着清清闲闲跟老婆子一起包顿汤圆,外面虽然热闹,但他老了,不喜欢出门闲逛。其实老孙也算不上老,刚过不惑,加上驻颜有方,脸上白净精神抖擞,称自己老不过是想少干点活罢了。

    谁知面皮还没擀好,就被身着一袭红衣的歹人跳入苦草园小厨房将他劫持了去。

    老孙战战兢兢地跟着红玉在天上飞,视线瞧不见歹人的脸,但出声还是很笃定,“哎哟我的大小姐,这又是闹的哪出,过个元宵也不让我老头子清闲,您这么突然地劫我出去,我这把老骨头怎生受得住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头子过个节想好好吃顿饭也不容易,您可要记得让账房给我多加工钱……”一把年纪的老孙呜呼哀哉地说了一路,在空中被灌了一嘴风,落地之后只觉得腹部饱胀,他觉得自己这时候两天不吃饭都死不了了。

    红玉的落枫阁是山庄中除了怀枫阁外最大的院落,院子里栽着一颗上了年岁的枫树,还栽了木棉花树。如今正月,木棉花树已经隐隐现出颜色,待到上春,木棉花的颜色才叫热烈,像此刻廊道外的女子一般。

    落枫阁虽然叫落枫阁,但是这院子里的枫树比起木棉来还是要逊色三分,不是说园里的红枫不美,而是山庄中有更美的红枫去处。庄主居住的怀枫阁连着三亩枫林,从东到西约走720步。每到霜商,枫叶落满地,怀枫阁像是铺了一层用金线红丝绣成枫叶的地毯,璀璨得要晃瞎人眼。

    咔吱一声门响,老孙从侧院厢房开门出来。

    红玉正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晃荡,衣摆从椅上软软垂下略过地面,沾了些半干不湿的泥土。

    红琢因着心情不愉,还在百无聊赖地站在摇椅边撕扯木棉树的树皮,余光瞥见微生时正“殷勤”地给红玉拎裙摆,还专心地拍掉红色衣摆上沾的泥土,拍完后又看似“仔细”地用袖口擦了擦裙边,心情更是不岔。

    伺候姐姐的活被人抢了先,红琢原本心口像是被堆满了臭烘烘的屎,而此刻又被微生时在无意中给浇了一把火,整个人怒火心生——脸都臭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红玉听到老孙开门的动静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死了到好!”脸臭的红琢气冲冲的留下这句话就转身走了,他现在要去练剑!

    “还没死呢。”老孙脸上笑呵呵,小少爷还是这么可爱。原本心情不爽的人,在遇见一个心情比自己还要差十万八千倍的另一个人后,自己的心情会好转一些,老孙的情况正是如此。本来不太高兴,但见了仿佛吃完两担屎的红琢后,突然觉得自己未来可期。

    “我开了个方子,等会让小风煎了药送来。”小风是老孙前两年捡的徒弟,那天早晨老孙去街上买包子,回来的时候被个小乞丐抢了,身量看着不过六七岁,跑起来像阵风一样嗖嗖的。老孙本来觉得自己一把年纪了,追是追不上的,但谁让他偏偏抢了个韭菜粉丝馅的包子。

    他买了两个包子,一个酸菜粉丝馅,一个韭菜粉丝馅,老孙爱吃韭菜粉丝馅的,酸菜粉丝馅的是自己老婆子的。那东西又酸又辣又臭他不爱吃,小乞丐抢走也就罢了,但抢走了自己要吃的包子,那他怎么能忍,拨腿就追了上去,快追上的时候,一把把手中的酸臭包子抛了过去,直愣愣砸到小乞丐脑门,包子被砸得开裂,里面的酸菜粉丝露出来。

    要说小风当时也是个挑嘴的,一闻到脑门上炸开的味道就受不了,直接停了下来趴在地上干呕。老孙见着此景,想着这乞丐对自己胃口,两人便有了这段师徒之缘。这件事情孙老婆子当然是不知道的,虽然老孙恶心老婆子口味多时,但一直以来都是独自隐忍,现如今有了徒弟,苦草园中又多了一个可以惺惺相惜的人。

    红玉点点头,走进钟离无躺着的房间。床上的人已经被收拾干净整齐,闭着眼安静躺着。方才在岸边没仔细瞧钟离无的相貌,如今室内灯火通明,倒是发现此人颇为俊俏,面容白皙精致。

    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,脸颊还挂着点肉。红玉一向喜欢俊俏后生,瞧着钟离无这俊美的小脸,忍不住想伸手下去捏一捏。

    红琢现在不在,若是在的话指不定也鼓起脸蛋同钟离无攀比。但红琢不在了,微生时还在,他见着红玉对塌上人有兴趣,也微微沉了脸,但他于红玉毕竟只是是好友,也说不得什么,不会像红琢那般发脾气。

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